2018,知识付费会“凉凉”吗?

A-A+
IT生意场摘选 知识 付费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  2016年、2017年,知识付费迎来爆发,一时间,任何观点、方法论、干货都可以贩卖。历经两年的红红火火,如今网上渐渐浮起了质疑:“2018会是知识付费的拐点吗?”“答主收入大不如前,知识付费怕是要‘凉凉’了。”

  其实,对于已经在问答社区打造出知名度的大V们来说,知识付费平台早就不是他们唯一的“老巢”,利用自身的IP效应在微博和公众号等自媒体端“自立门户”已成为常态。而上述那些惴惴不安的冒泡声到底是空穴来风,还是有真凭实据,或许也要听过大V们的心声才能作数。

  依赖平台背书,做不到“去平台化”

  六层楼是知乎和分答上的优秀答主,身为妇产科医生兼某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老板,他同时也经营着自己的微信公众号“第十一诊室”。对于六层楼的团队来说,他们更多的时间还是聚焦在微信公众号上。

  六层楼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2016年分答刚刚建立的时候他就入驻了,当时是由公众号上的内容合作而牵的头。至于知乎上的成绩,六层楼则表示:“不温不火,虽然今年关注者的人数激增了一倍,已突破20万,但对于整个健康养生领域来说,答主们的收入却在下滑。”

  “知识付费平台上还是成功学和职场相关的内容比较受欢迎,健康养生领域的关注度一直不高,我的一些同行和前辈都觉得心灰意冷,退出了。”六层楼说。如果用户的身体没有问题,线上的医学知识就不会成为刚需。

  以往用户对知识的需求很模糊,看到一门课就想买,但这两年见识过平台上喷涌而出的繁多内容,用户也学会了进行精细化、定制化的筛选。六层楼表示,医学类同行就不免碰上这种情况,分享的知识点详细、完整,但呈现手法非常个人,很少考虑读者的需求,因此鲜有人问津。没有人看,自然也不会吸引到广告,谈什么收入呢?

  如果不谈广告,知乎的变现方式就聚焦在实时问答互动产品知乎Live上了。2017年至今,六层楼已经举办过7场Live,最多参与人数超过4000人,累计约万余人参与。但是在六层楼看来,知乎的付费方式较为单一,提供的策略也不是特别有积极性,“我希望知乎和分答在变现方面能有更多的玩法。像知乎去年就有Live,今年变成了办超级会员可以听好多场Live,并没有什么新意。”

  因此,微信公众号第十一诊室是六层楼团队主要的收入来源,同样也是内容产出的源头。整合了视频、答疑、社群多种形式的自媒体端口,既可以阅读大量科普文章,例如六层楼团队的HPV科普曾创造超过20万的阅读量并在新榜的健康养生类目下名列No. 13,也可以订购666元的备孕课程或999元的线下面对面健康咨询等专属服务。

  不过,盈利方面的缺憾并不代表六层楼对知识付费平台失去信心。尽管着力于发展自媒体,也向往着“去平台化”的效应,就像六层楼说的“希望我们走到哪里都能吃得开,在选择平台时更有自主权,”但目前他们仍然需要知识付费平台这样的平台后盾为自己背书,以此获得更多的关注,“在知乎上通过提问,我们可以收集更多的病例,对于将来分享诊疗的故事会有帮助。”

  可惜的是,六层楼在知乎上常常有一种“单打独斗”的感觉,从没有后台人员来关心自己即将开讲的Live是什么内容,课件准备得如何。分答的内容审核则要稍好一些,由于分答的课程是邀请制,所以也会帮助答主打磨内容。

  收入稳定,别无所求

  与知乎、分答等向用户端收费的问答模式不同,悟空问答采用的是平台补贴答主的回馈方式。用户可以在平台上免费提问,参与答题的一方则可获得红包收益。去年年底,悟空问答曾宣布2018年平台将投入10亿元补贴创作者,签约至少5000名各专业领域的回答贡献者,并以赞赏、红包形式补贴普通用户。

  文史作家脑洞历史观正是平台上的一位大V,坐拥70多万粉丝,擅长历史故事、古典作品相关的答疑,有时也参与社会热点方面的讨论。长期驻扎在悟空问答上的他相当高产,坚守着每天问答一道题的底线,因此收入也相对稳定。虽然脑洞历史观也开通了微信公众号,但上面的内容更偏向个人兴趣,“以前我也会把问答平台上的流量引导到公众号上来,但现在很少这么做了,毕竟一个人运营自媒体的精力有限。我身边的同行也是集中在问答平台上的内容创作多一些,把平台当成作品发布的窗口。”

  像脑洞历史观这样一门心思钻研一家平台的,还有新浪微博的法律博主正恒律师。定位于社交媒体的微博在粉丝互动上可以带来不错的体验,因此也没有考虑过入驻其他平台,正恒律师告诉记者:“很多人关注法律博主主要是想看看针对热点问题的法律解读,微博时效性比较好,又有互动。实际上正式的普法,非专业的人没耐心看,专业的人没兴趣看。我有一个同名的微信公众号,不过更新比较慢。一是公众号编辑不方便,二是没时间写深入的东西。”

  来源:IT时报